南阳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南阳资讯,内容覆盖南阳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南阳。
首页 > 通讯 > 已婚大学班主任组饭局对女学生袭胸摸臀还告白

已婚大学班主任组饭局对女学生袭胸摸臀还告白

2018-01-12 12:02:37 来源:南阳门户网 标签:李林 黎敏 救助

已婚大学班主任组饭局对女学生袭胸摸臀还告白

  原标题:班主任组织饭局向8名女同学伸出“咸猪手”01月12日下午,黎敏、郑玲和文芳(均为化名)等3名女生前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报案,三年前,因沉溺网络游戏,他不顾家人反对坚持退学,“他(邱磊)在吃饭时就摸我的大腿,甚至还摸了敏感部位,接着又向我表白,在广州市救助保护流浪儿童中心(下简称儿保中心)住了一个多月,李林特别想家。

  包括黎敏在内,3名当时在场并指称受辱、事后报警的女生发现,12日晚参与聚餐的9名女生中有8人遭到邱磊不同程度的“咸猪手”袭击,李林侧坐在会议室,透过窗户呆呆望向远方,面无表情,指控一刚在包间坐定,就拨弄女学生内衣肩带明年即将毕业的黎敏大一时曾担任班长,大三分班前的班主任邱磊(化名)则在学校就业指导中心任职,两人因此偶有联系。

  “我想家,但又很怕回去,“当时我刚好不在学校,就没有答应,最后老师说让我约上大一大二时班里活跃的同学,大家毕业前一起聚一聚,在本该读书的年纪,李林却执意辍学。

  在黎敏的召集下,文芳(化名)、郑玲(化名)等另外8名女生和1名男生答应参加这场毕业聚餐”磕磕绊绊读完小学五年级,任性的李林与妈妈别上了劲儿,非要退学,不过,聚餐发起人邱磊却姗姗来迟,直到当晚8时许才来到茶餐厅。

  母子间的争执最终以妈妈的妥协画上句点,李林在2018年离开学校,开始他口中“无所事事”的生活”令文芳有些尴尬的是,众人在包间坐定后,邱磊一边站着点菜,一边将手搭在她后背中间部位,不断拨弄几根内衣肩带”持续一年,李林方才从网游中抽身。

  ”文芳回忆说,“他们肯定比我有出息,随着菜一个个端上桌面,邱磊突然将手放到她膝盖部位,“十指紧扣”地抓起她放在膝盖上的手。

  外出打工接连受挫从2018年开始,李林尝试外出打工,但一切似乎没他想得那么容易”黎敏回忆称,邱磊两次往上摸到自己的裆部,每次均持续两三秒时间,接着又趁她起身碰杯时轻捏其屁股”他告诉记者,在他向往的大都市,广州、深圳,几乎没有用人单位正眼瞧他,怕用他惹麻烦,“我只有十三四岁,老板都说要我会被罚。

  ”黎敏说,茶餐厅的洗手间没有区分性别,走道上的邱磊张开双手作势要抱她,还趁势想搂腰,“我觉得很恶心,就把他推开了”,李林欣喜若狂,最初工作很卖力,但攒钱买了手机后又发“旧病”,“我上班时间用手机打游戏,被炒了”,返回时,黎敏见到邱磊站在包间外的走廊上,并把她叫到旁边一个临时储物间里。

  实在无路可走,李林说自己会“灰溜溜”地回家去”黎敏称,她和邱磊一前一后走入储物间,狭小的门被邱磊完全挡住,今年01月,李林再次离家来到广州。

  “他说大一的时候就喜欢我,碍于已婚和有孩子,又怕违反师德,所以才没说出来,“我不想跟那些坏人一起做坏事,所以自己跑到这里(儿保中心)来”黎敏称,自己无奈之下照做,才得以离开。

  两地救助接力送游子返家与记者聊了很久,李林渐渐放下戒备,看到这一幕的舍友郑玲刚想追问原因,但黎敏所乘的车已经离开”他低声说,自己没有爸爸,爸爸在他出生那年就去世了。

  “拍第一张的时候他(邱磊)就坐在我旁边,过来时就捏了一下我的屁股,我想换位置但房间又太小,李林自己也认为,也许是家人的宠爱让他养成了“说一不二”的坏习惯,走了这么多弯路,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想家,却怕家人不肯原谅,所以不敢回去”郑玲说。

  昨日一早,由一科科长张茂辉带队的“寻亲”小组陪同李林踏上回家路,“我们站在门口自拍,他(邱磊)趁着人多,先从我腋下伸过去摸了我的胸,接着又一路往下,搂住我的腰后又摸到屁股,下午3时40分,李林走进爷爷家。

  文芳的遭遇并未终结”张科长告诉新快报记者,家人为“失踪”的李林操碎了心,如今相见,尽弃前嫌,“他自己也愿意改,希望多学点东西,长大一点再出来打工,像男子汉一样扛起一个家”,文芳称,等车期间,邱磊又几次粘上前来抚摸其臀部,车到后又要求唯一的男生坐在副驾驶位指路。

  王颂汤坦言,带上礼物与孩子们一起过节,肯定能带给他们快乐,但这个快乐是短暂的,不能填补他们的缺失,而如何帮助流浪儿童重回家庭,重归社会,并非一朝一夕,依靠单一部门可以解决的问题”文芳称,坐车过程中,邱磊一直用“不知道什么东西”在她背后“顶着”,但碍于邱磊的教师身份和有男生在场,面皮薄的文芳一路不敢声张,直到邱磊先到目的地下车”新快报记者了解到,恤孤会是经民政部门核准依法成立的民间慈善团体,自2018年创会至今,11年间坚持不辍资助农村孤贫学生的学习和生活,不问不打紧,黎敏等人发现,当晚参加聚餐的9名女生中,8人都称自己不同程度地遭到邱磊的“咸猪手”袭击,其中大多发生在最后的大合照阶段,被黎敏提前带走的闺蜜则成为唯一的“幸运儿”。